哈尔滨侦探_哈尔滨市私家侦探_哈尔滨婚姻调查__哈尔滨取证事务所
哈尔滨侦探_哈尔滨市私家侦探_哈尔滨婚姻调查__哈尔滨取证事务所
侦探
热线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150-0463-9007
地址:哈尔滨
哈尔滨婚姻调查 >>当前位置:哈尔滨市铭靖商务调查 > 侦探案例 > 哈尔滨婚姻调查 >

哈尔滨婚姻调查【16岁辍学,18岁欠贷,22岁远赴边疆】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2-07-21

哈尔滨婚姻调查【16岁辍学,18岁欠贷,22岁远赴边疆】二十年后,我在乡间酒席上重逢阿成,着实为他身上因日积月累而轻车熟路的流氓痞气震惊。他坐在农村吃大席的红色塑料凳上,跷着二郎腿,剔着牙,因塞进牙缝深处不听训的肉丝,而展露出龇牙咧嘴的狰狞模样。一边剔,一边回头与旁人说话。“您老说说看,有这样的爹吗,就为十几万,死活不叫我出国留学,我全被他耽误了,全耽误了呀……”他把牙签叼嘴里,腾出手来比划了个两手空空的姿势,动作幅度很大,脸上却看不出一点真情实感,想必,这种话,他早已对人说过无数次。他想北漂,父母不让,他想开店,父母不让,他想留学,父母还是不让。于是他便理所当然地认为,父母便是那辣手摧花的恶魔,怀着一颗最险恶的心,将祖国的花朵齐根斩断,剥夺他一切向上的机会和生路,令他时至今日沤在土里,发烂,发臭。

同席上的人都只默默听着,听他狂风暴雨般倾诉父母的邪恶,如何打压他、残害他、毁灭他,如同不共戴天,用最恶毒的话语咒诅生他养他的父母:“那对老东西,不是他们我会变这样?”我只需告知阿成的家庭状况,诸位便可大抵想象了:一对为躲避计划生育由外省逃来向阳巷的夫妻,连续生了三个女儿后,终于迎来了梦寐以求的幺子,是个男的,带把的,可传承香火的总而言之,在陈父陈母数十年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这个儿子彻彻底底地养废了。“凭什么?我考上了凭什么不叫我念,大姐姐寄回来的钱呢?是不是全用去供他了?”她把手指向没出息的弟弟:“这些年在他身上花了多少钱,真当我们不知道吗?”她气急败坏手脚不住颤抖,倒是阿成淡定从容,他慢悠悠地转过脸来:“嘿,你跟他们吵,别骂我啊,这个破书我早不稀罕了,你以为我想啊?”
三妹的冲动顶撞没激怒父母,倒是儿子的淡定从容点燃了战火,一想到多年心血通通付诸东流,一腔无名火无处发泄,想骂儿子舍不得,便通通冲着女儿来。他成了当地最知名的游手好闲汉,东家赊,西家讨,白天打架,晚上泡妞,年近三十还躺家里,立志将老父老母的脊髓都敲诈干净。我在深夜撰文时,脑海闪过他的面庞,内心不自觉泛腻泛恶心,如不为记叙向阳巷中所发生的一切,着实不愿再为他耗费一点神思与笔墨。然则,作为一名诚恳的创作者,我还是想把一切原本写下来,为这片土地正在发生的无数的千千万万的阿成式家庭,留一份可供对证的呈堂记录。姐姐做饭,他给姐姐递柴火,豆丁那么点蹲在锅炉前,撅起小屁股用火钳翻动火堆,浓黑的烟呛得他直咳嗽,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咳……咳……咳……”
没咳几声,陈姨闻讯赶来。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女人,身材扁平,脸上更没三两肉,额头两侧因头皮箍得过紧而眉梢上吊,整个人看起来尖酸刻薄。你怎么搞的,怎么搞的,怎么能叫弟弟生火呢,你看这呛得……”一边数落姐姐,一边将阿成拦腰抱走:“哟,小宝贝,呛到了吧,妈妈抱,妈妈心疼……”乖乖,你一边儿坐着玩,饭好了妈妈叫你……”亲昵的话语还未来得及落音,又立马扬高嗓子:“二妹,二妹呢,来帮大妹烧火,一天天死懒死懒,人影都见不着……”安顿好小阿成,她顺手从墙角操起一根扫帚棍,骂骂咧咧地赶了出去,不一会儿,我们就听到二妹鬼哭狼嚎的尖叫。大妹、二妹、三妹,连名字都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三个女儿,当然不配得到什么优渥待遇,轻则骂、重则打,稀疏平常。诸位今天看来,或许认为触目惊心,但在数十年前的向阳巷,一切竟是那么习以为常,被撅着耳朵凭空吊起的女孩,因摔碎碗碟而吃一记响亮耳光,被父母随手一推摔出一两米……是那么稀疏平常。母亲的棍棒和姐妹的忍受,终于叫阿成远离了炉灶,洗衣做饭成为了女人的专利,阿成是这个家的男丁,男丁在中华文化中,承载一种极为神秘的重要使命。
香火,多么神圣的词,好似地球迟早要灭亡,到那时,男人便可凭空生出一门绝技,有丝分裂、自我繁衍,为地球孕育火种。好吃的,留给阿成,好穿的,留给阿成,姐姐妹妹们常年面黄肌瘦,阿成却有小飞机、小坦克、小炮筒,父母省吃俭用为他买了一堆玩具,美其名曰“弟弟还小,正贪玩”。对男丁的尊宠令他们间接性失忆,忘记女儿也是从小时候过来的,她们不过只比阿成大三、五岁。三姐妹唯一的玩具,就是一只秃了头的芭比娃娃,是那么地耐玩、经玩,给它梳头,替它做件小衣服、做双小鞋,就又可以把玩好久。大妹二妹早已见怪不怪,三妹究竟还小,竟不知死活地抗议起来:“凭什么弟弟又买新玩具,我也想买一个毛毛熊……”陈姨瞬间拉起脸来:“你不是有个娃娃吗?可男孩子不同,男孩子的飞机大炮要时换时新,这兴许是一种超前的军事教育,武器装备跟不上,又怎可保家为国他敢打姐姐。当姐姐们拎着拖把从他身前经过,挡住他看电视的视线,他便操起遥控器砸过去:“非得这时候拖地吗?”大妹才刚十三、四岁,却已具备“贤妻良母”的美德。
哈尔滨婚姻调查,顺从的,一言不发的,洗衣做饭叠被子,遵循着“长姐如母”的教诲,年纪轻轻便献出自己的骨血和精力。二妹跟我最是要好,我们时常在一处玩耍,她性子活泼,不似大姐般憨厚沉闷,深谙“惹不起就躲”的处事原则,一有机会就跑出去,离阿成远远的,也离家远远的。唯有三妹还未死心,时不时要跟父母顶几句嘴,跟弟弟拗着干,为此挨过最多打,撅耳朵、打耳光、抽手心,痛得鬼哭狼嚎还未肯投降:“偏心!你就是偏心!”他们非得找许多借口来掩饰这一切,向自己女儿身上泼脏水:“你们是不知道,外人看起来是乖,实际这三个女娃娃,脾气又犟又臭,做错事又不肯认,我生的我还不知道吗……”多年以后,二妹远赴西藏支援边疆,站在白云机场登机口前,给陈姨打过一通电话,说的无非是些不痛不痒的告别词,临挂电话前,她突然问道“我生的我还不知道吗?”她知道什么呢?她不知道三妹在学校被人欺负,是大妹和二妹帮着出头,三姐妹跟一群男生打了一架,混乱中挨了许多拳脚。
她不知道二妹烧到四十度,是大妹背着去医院,好脾气的医生都发怒了:“家长呢,怎么家长不来?”她更不知道三妹初潮来临,是怎么扑在床上嚎啕大哭,是姐姐,是姐姐手把手教她用卫生巾。阿成变坏了,彻底变坏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考试成绩从未及格,小学开始倒数前三,初中更是要命,打架逃课样样俱全,好不容易花了昂贵择校费塞进一间好高中,没过一年便被开除……我作了什么孽哦,几姐弟没一个省心的,没一个省心的……”陈姨在众人面前捶胸顿足,她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不幸的人。可中国人嘛,最信绝处逢生,摁到泥地里还未死心,小幺儿明明极聪明,几岁就会开飞机开坦克,怎么就不会读书呢?当父母支支吾吾地她商量:“你看家里条件这么困难,大姐姐读完高中就去打工了,二姐姐念师范没花钱,两个姐姐都知道为家里着想,你也该为家里着想……”
三妹到底是三妹,这事倘若在大妹身上,她定会忍气吞声应承了,当年父母叫她辍学,她不就义无反顾地辍学了吗?二妹不像大妹老实,可她机灵,会出主意,她早猜到父母不愿供她上大学,便自发选择了免费的师范,不用钱,哪怕再偏心的父母,都抗拒不了“哈尔滨婚姻调查”的诱惑。
返回列表
电话:150-0463-9007 地址:哈尔滨
Copyright © 2009-2023 版权 本站所有内容由企业自行提供,信息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合法性由企业负责。本站只提供技术对此 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也不承担您因此而发生或交易所导致的任何损害。  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