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侦探_昆明市私家侦探_昆明出轨取证_昆明私家调查_昆明侦探事务所
昆明侦探_昆明市私家侦探_昆明出轨取证_昆明私家调查_昆明侦探事务所
侦探
热线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135-7717-6856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
昆明私人调查 >>当前位置:昆明市翔鹰私家侦探公司 > 服务案例 > 昆明私人调查 >

昆明侦探【我烦死了家里又胖又丑的黄脸婆】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2-03-24

昆明侦探【我烦死了家里又胖又丑的黄脸婆】周福南在沙发上划拉手机,妻子卜丽芬洗完澡光着身出来。周福南的目光落在那一具白花花的五花肉上时,感觉一道刺眼的强光从她肥硕油腻的身体里迸出,如同暴雨梨花针一般刺入他的眼球,使他后悔没有提前自戳双目。她总是习惯沐浴后光着身子在客厅溜达,先去恶灌一大壶开水,打个惊天巨嗝,然后再站在客厅的落地镜前慢条斯理地穿衣服,残忍而有效地持续摧残着他那可怜的意志。卜丽芬,现年38岁,155的身高,130——或许已经直逼140斤了,他清晰地记得她上个月踩碎了一台称重器。她还买了一条裙子,喜滋滋儿地站在镜子前试穿。

 

也许因为长久不曾添置新衣,也许因为这条裙子过于魅惑勾得她心痒痒,她穿得有些急切,不得章法。结果就在她使出吃奶的劲儿哼哧哼哧时,只听“呼啦”一声,裙子崩了。是的,她的裙子崩裂了!当时,周福南刚刚刷完了好几条短视频,视频里清一色前凸后翘大长腿,肤白貌美水蛇腰。这强烈的反差令他瞬间目瞪口呆。他看到卜丽芬一脸惊恐、难以置信地将裙子胡乱从身上扒下来,就在裙子剥离肉身那一刻,她腰腹的赘肉“砰”一下弹了出来,像一坨果冻抖了几抖。尽管内心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但因身心俱获得解放,她舒爽地长吁一口气,然后开始思索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她会把裙子撑裂。那一刻,周福南想削发为僧,遁入空门,常伴青灯古佛。

 

美丽的红尘不属于他,快乐不属于他,夫唱妇随举案齐眉不属于他。昆明侦探别人有娇妻,而他只有行走的五花肉。而这时,他听到卜丽芬气急败坏地骂道:“妈的,骗子!说好的160斤都能穿,老娘才140不到,竟然撕成这样。也不知道能不能退货,还是我自己缝缝将就着穿?卖家太抠了,也不送运费险。”下一秒,她把目光转向周福南:“你觉得我穿这裙子怎么样?”周福南愣住了,搞不懂她怎么好意思问他?没有自知之明吗?因为不解,他忽然觉得她的声音也是如此难听,她的丑陋也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放大在眼前:粗犷的眉,豆大的眼,塌短的鼻,肥厚的嘴……凌乱的五官拼凑出这一张有碍观瞻的脸。而他,竟要和这样一个毫无可取之处的女人共度余生。当年他为何瞎了眼,挑中了她?而她又是如何从当年那个娇憨可爱,声若莺燕的妙龄少女蜕变成今天这副鬼样子?周福南悲从中来,捂着痉挛的胃,进屋去了

 

微信里叫王娜的女人跟周福南聊了差不多有个把星期,她性感美艳,连声音都是那么甜美动听。周福南忽然就想,刚刚那条裙子,如果穿在她身上,会是怎样的风情呢?于是就问:“你有没有穿裙子的照片?发一张来我看看?”“有的哦!连衣裙,半身裙,休闲的,紧身的,你要看哪种?”如同一根羽毛撩拨在心上,周福南顿时来了精神。如果此时有一面镜子摆在眼前,他会发现他两眼放光,嘴角上扬,一副猥琐之相。“紧、紧身的有吗?”他急需一张性感靓照抚平方才从卜丽芬那里受到的创伤。“哥哥想看啊?可以,但我不白发哦!这样吧,我还没吃晚饭呢,你请我吃碗牛肉面,我给你发一张。”

 

牛肉面?周福南忽而想到,上周六早晨,家里忽然断水断电,他跟卜丽芬去外面吃早餐。到了面馆儿,他想吃牛肉面,可卜丽芬一看墙上的价格,不乐意了:“牛肉面二十了?二十块钱一碗面,你也不怕噎死!平时又不是没给你炖牛肉,吃什么牛肉面?杂酱面得了,才八块。”可那天周福南偏偏就想吃牛肉面,嘟囔道:“二十就二十,又不是天天吃。你想吃杂酱面你自己吃,我吃牛肉面。”“你咋不去吃满汉全席呢?一碗牛肉面里才几块牛肉你心里没数啊?还牛肉面,我他妈每天早上不是泡饭就是买俩素包子凑合,我也没说什么,怎么你来就要吃牛肉面?想吃你不会自己去菜场买牛肉回来做吗?”卜丽芬嗓门本来就大,这么一吼,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到他身上。求求你闭嘴吧!老子不吃了还不行吗?周福南悲怆至极:“行行行,你别嚷嚷了!我吃素面行了吧!更便宜,才五块。”周福南时常想不通,他们的条件也不算差,两人月收入加起来超两万,除掉房贷,每月还能攒下一万多,比十年前刚结婚那会儿好太多了他的物质需求随着条件的好转而有所提升,但卜丽芬却还是十年如一日地抠搜,以至于他的消费被框死在十年前的水平上。可笑的是她这么抠搜,竟也没见瘦,反倒喝水都长肉。

 

那天,卜丽芬最终还是一边叨叨着一边给他叫了牛肉面,甚至还加了个荷包蛋。自己则从八块的杂酱面降成了五块的素面,说弄点免费的酸豇豆和咸菜就行。周福南嗦着面,吃着牛肉,味同嚼蜡。面汤太咸,牛肉太硬,味道一言难尽。但他不敢说,说了便要给自己招骂,说了今后便会彻底失去吃面自由。他看着卜丽芬舀了满满两大勺酸豇豆和一勺红油辣子拌在面里,呼啦啦吃得贼香,觉得真他娘的没意思透了。明明两个人可以都吃牛肉面,她却非要像苦行僧一样修行,非要在这些根本不值得浪费口水的小事儿上给他添堵。她的废话还永远那么多,盯着他生活上的一些细节喋喋不休:“一双鞋子连穿三天不换你也不怕捂臭脚”;“刮鱼鳞不戴套袖衣服弄脏了你洗吗”;“手机充好电把充电器拔下来这是最基本的常识你怎么就是记不住”;“撒尿之前掀一下马桶圈是不是能累死你……”

 

就连他去菜场买个菜,晚上她下班回来都要打开买菜平台跟他对菜价,而后咬牙切齿:“蒜苗16一斤,你怎么买得下手!土豆五块,我在网上买就没超过两块的!车厘子?上次买的没吃完烂掉扔了,你怎么还买?“……我为什么不吃?我他妈还不是看你喜欢吃,都留给你吗?你不吃还买, 我看你是钱多烧得慌!”周福南快窒息了。他从来不需要她自以为是的牺牲和付出,不要她买条裙子货比三十家不够,临付款还要跟卖家砍个价,然后再花半天时间纠结要不要买个运费险啥的。如果所谓好女人就是在日复一日的精打细算里把自己淬炼成一个唠叨聒噪、粗鄙丑陋的黄脸婆,他情愿自己娶的是一个妖精。而如果卜丽芬知道他的想法,会毫不留情赏他一耳光:醒醒吧,妖精很贵,费而不惠……

 

这一刻,周福南看似想了很多,其实不过弹指一瞬间。他问王娜:“好啊,牛肉面多少钱?我转给你。”“五十呗!小意思咯!毕竟我们刚认识,还不熟。”不熟你妈的张嘴就是五十块钱的面?什么牛肉面啊要五十块?原本一门心思想看照片驱邪避恶的周福南,竟忽然卜丽芬附体,觉得五十块一碗面的价格太离谱。但下一秒,他又对现在的自己产生了深深的质疑——明明厌恶透了卜丽芬,明明能一分钟例数她一百项罪状,这一刻竟不合时宜地想到那天早晨那碗伴着酸豇豆和红油辣子的五块钱素面忽然就……有些不忍。可他到底还没抠搜到那个份儿上。他想他一定是长久以来被卜丽芬的价值观深深影响了,以至于美女问他要碗面都要纠结。妈的!他怎能堕落至此?还是不是男人了?为了驱散那可怕的念头,他脑子一抽给对方发了两百红包:“别吃面了,找个馆子点俩菜吧!”他以为他冲天的豪气能把对方吓个半死,对他敬仰崇拜无以复加,结果对方只说了句:“谢谢哥哥的红包,我这就给你发哦!”

 

照片很快发来了,确实前凸后翘性感火辣,和他素来在网上看到的那些妖冶贱货并无差别。又或者因为平时意淫得太多,这张照片并未带给他怎样的感官刺激与冲击。他觉得物非所值,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出于礼貌,他还是贱贱地发了个流口水的表情:“身材真好!”“一般般啦!那我吃饭去啦!么么哒!”我刚刚找客服吵了一架。”突然有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乱入,“裙子的尺码是他们家客服推荐的,说保证能穿。现在撕开了一个口子,我说是质量问题,她非要说是我穿衣服太暴力,属于人为,不给退。妈的气死我了!”卜丽芬山一样的身躯往床上一倒,床铺“吱哟”一声惨叫。“然后我找小二维权,说了半天,最后卖家同意我退货,但不承担运费。算了,包邮区,八块钱,就当我多吃了一碗杂酱面……你在跟谁聊呢?这么起劲儿?”

 

周福南原本只是做贼心虚,听到她说就当多吃了一碗杂酱面,对那两百块钱更是懊悔不已。舌头在嘴里绕了一圈,什么也没说。卜丽芬三年没买衣服,却一年给他买三次衣服,每次她嘴上说他衣服好好的根本不用买,但还是在各种活动期间给他买了。忽来的难受让周福南陷入了更深层次的懊恼,所谓对自我认知产生质疑大约就是这样。他再次确定,迫使他堕落到给美女发两百红包都能陷入迷茫的元凶是卜丽芬!是她日复一日向他灌输那些该死的持家之道,不断淬炼他、感染他、侵蚀他,才最终磋磨掉了他身为一个男人的锐气霸气和壕气。他当真……厌恶透了她。他想,要出轨,要为自己找点乐子,要实实在在给处在水深火热中的自己一点看得见摸得着的安慰!后面的几天里,他不断涌出这样的念头。这欲念如脱缰的野马,一发不可收拾。

 

要出轨,要满足自己,要快乐。大家都在找乐子,昆明侦探我为何不可?那些老婆好看的男人都在外面乱搞,我为何要守着卜丽芬——这坨五花肉?我不要声如洪钟,催着他去出轨,去越界。他觉得他窝囊了这么多年,也该爷们儿一次。他也摸清了王娜是没什么节操的女人,感觉只消请她吃一顿大餐,她就能心甘情愿跟他开房。他已经请她吃了面,这两百块可不是白花的!卜丽芬从来不在钱上吃亏,所以他也不能吃亏!不能让那两百打了水漂,得继续花钱,换一次物超所值的体验!那天,周福南和王娜见面了。周福南已经很多年没吃西餐了。上一次吃西餐还是跟卜丽芬结婚前夕:卜丽芬把菜单翻了个遍,最后点了一份最便宜的意面,嘟囔:“早知道这么贵,不来了。看你挑的好馆子。咱俩结婚还得花钱呢,还得攒房子钱呢!”

 

那时候的周福南是多么激动而感恩啊!他想,若她能一辈子这样待他,贫富与共,不离不弃,该多好。他的祷告成功感动了上苍,婚后这十几年里,她待他从未变过。可最先受不了的,却是他。他没了好牙口,再也嚼不动她这口老菜帮了。“周哥,你看上去很紧张啊!哆嗦什么?”没、没哆嗦。那个,你想吃什么,点吧!”那我不客气咯!”王娜说着跟服务员报起了菜名儿。菲力牛排两份,培根鸡肉卷一份,黄金大虾一份,鲜果海鲜沙拉一份,提拉米苏一份……呃,再来个奶油蘑菇汤。周哥,你呢,我只给你点了牛排,你还要别的吗?”不要了。”周福南很不高兴,他觉得王娜点太多了,根本吃不完。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但这种被当做冤大头的感觉还是让他很不爽。

 

“再来一瓶红酒吧,这个580的就行。好了,可以了。”

返回列表
电话:135-7717-6856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
Copyright © 2009-2023 昆明市翔鹰私家侦探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