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侦探_佛山私人调查_佛山外遇调查_佛山正规调查公司_佛山市私家侦探
侦探
热线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130-9737-8133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福宁路君宁大厦
佛山侦探事务所 >>当前位置:佛山侦探 > 佛山侦探 > 佛山侦探事务所 >

佛山侦探:李秋至盯着亮起的“手术中”指示灯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3-01-09

佛山侦探李秋至盯着亮起的“手术中”指示灯,一遍遍拨打电话,但李冬来始终没有接听。这时,指示灯灭,手术室门打开,护士医生鱼贯而出。李秋至抹掉脸上的泪水,悬着一颗心,迎上前去问道:“医生,我妈怎么样?”主刀医生摇摇头:“老人摔得太重了,脑干损伤,我们尽力了,请节哀吧。”李秋至愣怔片刻,泪珠子滚了满脸,她张了张嘴,咽喉仿佛被人扼住,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昨天,老太太说馋三鲜馅儿饺子,她特意回去包了好几盒,煮了一锅,剩下的都冻在冰箱里。吃饭的时候,李秋至还兴高采烈地规划着,等老太太骨折恢复了,就带她去杭州玩一圈。不想短短一夜过去,她就没妈了。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然而纵然摧心剖肝,还有许多事等着李秋至去做。她打着晃儿站起来,如行尸走肉般领取了《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给殡仪馆打电话来接运遗体。做完这一切,她无力地瘫坐在长椅上,于人来人往中嚎啕大哭。等她再抬头时,看到李冬来急三火四地跑过到了她近前

他差点没有刹住闸,踉跄两下才稳住,他双手扶膝,齁齁地喘了许久,才说出话来:“姐,咱妈呢?我手机静音了,又在高速上,没听到你电话。到地方才看到你发的微信,妈现在什么情况?”
李秋至盯着他看了片刻,缓缓站起来李冬来也随之直起身子,眼梢有些下垂,巴巴儿望人的时候就像条可怜的小狗,过去李秋至每次看到这样的眼神,总是心生疼爱,然而今天,她的心里只有怨恨。李冬来又问:“姐,你快说话呀,妈怎么了?”

李秋至一个大耳刮子甩过去,将李冬来扇得后退几步,而后咬牙切齿地吼道:“咱妈死了!”李冬来惊住,喃喃重复:“死……怎么会?我出门的时候,妈还好好的啊。”李秋至发疯一样,不顾颜面地喊道:“她骨折了!她骨折了!行动不方便,你为什么要把她自己留在家里?如果你有事必须要出门,你为什么不让我回去照顾?你有什么天大的事情连通知我过去都等不及?”李冬来眼眶发红:“姐,我是不想让你请假。出门之前,我把妈能用到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她早就能自己上厕所了,我也跟妈说过,有什么事等我回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李秋至撕扯着李冬来的衣襟:“你为什么把她自己留在家里?你知不知道老人最怕摔啊!她摔了后脑勺,脑干出血,手术台都没下来李冬来任由李秋至打她、骂他,最后懊悔地打了自己一耳光。

佛山侦探接下来的两天,姐弟俩按部就班地办手续、将遗体送去火化、寄存骨灰、找墓地。老太太入土为安后,李秋至已经平静下来。从墓园回家的路上,李秋至问李冬来:“你那天到底干嘛去了?”李冬来原先在广告公司做设计,积累了一些客户资源后,辞职在家做自由职业者,一直和老太太住一起,平时除了偶尔去外地见客户,基本都在家里宅着。李冬来目光躲闪:“我去省城了,我去……啊不是……是见客户。”李冬来不太擅长撒谎,李秋至瞪了他一眼,问道:“到底干嘛去了?”李冬来低下头,虚虚地说:“付雅涵感染病毒发烧了,她那儿现在买不到退烧药,我怕快递太慢,就开车给她送过去。”李秋至听完,冷笑两声:“行,真行,为了给付雅涵送药,开车来回六个小时,你把妈一个人扔家里头。那我问问你,你给付雅涵当舔狗这么多年,人家有什么反应啊?”李冬来转过头去,一言不发。

李秋至早就对他当付雅涵舔狗这件事心存不满,当下发了狠,继续戳他肺管子:“人家付雅涵从小到大都是人尖儿,心气儿也高,你们一起长大的这些人里,现在属她最有出息。人家都凭自己能力定居省城了,你能去吗?醒醒吧李冬来,别再做不切实际的春秋大梦了。”李冬来结结巴巴说道:“我……我也没想那么多,咱家和她家是老邻居,我俩又是同学,我关心一下她怎么了?她发烧39度没有药,我知道了能见死不救吗?”他顿了顿,声音弱下来,“妈听说以后,也让我去给付雅涵送药。”李秋至叹了口气,懒得多说。几日后,李秋至回家收拾老太太的遗物。中午李冬来叫了外卖,李秋至下楼取餐的时候,竟然看到付雅涵正站在小区的花园旁边。

付雅涵看到她,走过来打招呼:“秋至姐。”李秋至心情有些复杂,勉强笑笑,回应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付雅涵:“上午刚到。秋至姐,听我妈说阿姨去世了,你要节哀啊。”李秋至转而问她:“你发烧好了吗?”付雅涵愣住,很快反应过来,点点头:“已经转阴了,但总是感觉很疲惫,所以休年假回来了。哦对,我发烧的时候冬来特意给我送药,大老远的跑这一趟我心里很过意不去,当时我怕传染给他,没有和他近距离见面。事后我给他转油费、高速费和药费,他不肯收。秋至姐,我把钱转给你,你帮我转给冬来吧。”李秋至在心里暗暗嘲了李冬来一番,说道:“这是你们的事儿,我不掺和,我要是替冬来收了钱,回头他该怪我了。”付雅涵面露难色。

李秋至想起李冬来对付雅涵一往情深这么多年,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落忍,正想为李冬来说两句好话,却见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从对面便利店里走出来,在付雅涵身边站定。

李秋至将涌至嘴边的话咽下,看到付雅涵自然地挽起那个男人的手臂,笑着说:“秋至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刘彬。”李秋至的脑子里有点空,一时没想到说什么,刘彬礼貌地说道:“秋至姐好。”李秋至点点头,看见站在眼前的这对俊男靓女,默默将对李冬来的嘲讽转换成怜惜和愤怒。付雅涵发烧买不到药,她男友干嘛去了?用得着李冬来开车来回六个小时去送药?如果李冬来不去省城送药,他就不会把骨折的老太太一个人留在家里,老太太也不会拄着拐杖去关窗,那就不会发生摔倒的意外,更不会因此而丧命。李秋至心中悲凉,暗想:李冬来啊李冬来,你为了给一个有男友的女人送药献殷勤,间接害死了自己的亲妈!你真是天底下头号大傻逼!李秋至原本不想把这事告诉李冬来,她心里再恨,也知道李冬来和她一样不好受,老爸去世得早,如今老妈也没了,以后这世上,他们是彼此唯一的亲人,总是要护着的。

怪就怪两人吃饭时,李冬来看着面前的煲仔饭,忽然说了句:“这家店是付雅涵推荐给我的,佛山侦探我以前都不知道咱们这里还有这么好吃的煲仔饭。”李秋至听到“付雅涵”三个字,心里的火腾地窜起老高,没好气地说:“你以后少在我面前提付雅涵,我不爱听。”李冬来讪讪说道:“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提。”李秋至想起自己刚在楼下看见的一幕,觉得很有必要和李冬来谈谈。她将筷子拍在桌上,郑重其事地说:“等咱妈烧了百天,我就让大家帮忙给你介绍对象。李冬来,你不小了,该成家了。”她心头一酸,咬了咬嘴唇,将眼里的泪憋回去:“妈昏迷前一直喊你的名字,就像知道自己不好了一样,心里记挂你。前几年你辞职单干,她就很担心你,只是一直不说而已;这几年看着别人家的孩子相继结婚了,妈从未催过你,但不代表她心里不着急。现在妈没了,我是你姐,我就得替妈操这份儿心。你先把付雅涵放下吧。”李冬来将嘴里的饭咽下去,低着头,小声说:“我从初二就开始喜欢她了。”“可她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李冬来猛地抬起头来:“我喜欢她就行了!”

李秋至:“你这样单方面付出有什么意义?你总是拿身边的女孩子跟她比,你得了什么好东西都想跟她分享,为了跟她一起吃个饭,单约人家约不出来,一到年底你就张罗组局,好不容易出趟国,给她带的礼物比给我们的都多。为了给她送一盒药,你连、连自己亲妈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结果呢?人家鸟你吗?你年轻不懂事的时候当舔狗就算了,现在你已经快三十了,醒醒吧!别再做那些感动天感动地感动自己就是不能感动对方的蠢事了!”李冬来被戳到痛处,大声反驳:“你怎么知道我感动不了她?她爸妈都很喜欢我!我的工作在哪里都能做,以后我也可以去省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你懂不懂?”李秋至哈哈大笑:“别傻了!我真不忍心告诉你,付雅涵已经回来休假了,不是一个人,带着她男朋友!”李冬来愣住。

李秋至:“听不懂?我说得再简单点吧,就是你把咱妈扔家里,往返六个小时给付雅涵送药的时候,人家不是单身,人家有对象!你送的那盒爱心药,说不定她还给男友匀了半盒呢。这回听懂了吗?不信?不信你现在就去付雅涵家看看!”李冬来真的傻乎乎跑去付雅涵家里求证,不消片刻,便像一条落水狗一样,一脸颓废地回来了。李秋至看他那个样子,真是又心疼又生气,压抑着情绪问道:“看到了?”李冬来如信仰坍塌一般,呆呆地看着地面,好半天不出声。李秋至有点害怕他现在这个状态,缓了口气,劝慰道:“行了,就这样吧。你俩没缘份,要是能发展那早就发展了,我一直觉得你俩不合适,做朋友挺好的。人家现在都把男朋友领回家了,那肯定就是奔着结婚去的。你就把这页翻过吧。弟,付雅涵很好很优秀,你喜欢过这样一个女孩,也算值得。”

李冬来慢慢抬起头,茫然地看着李秋至,一言不发。从那天以后,佛山侦探一切好像都变了,也好像没有变。李秋至担心李冬来,时不时过来转转,看到李冬来只是情绪低落,但生活上把自己照顾得挺好,她也就放心了。他们都要往前看,都要继续好好生活下去。无论是失去最亲的妈妈,还是失去默默耕耘多年的爱情。日子一天天过去,李秋至忙于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不再频繁去看望李冬来。她以为李冬来已经想通了,还准备托人帮他介绍对象,直到周末那天,李秋至难得不加班,做了一桌好菜,打算叫李冬来过来聚聚,结果李冬来却告诉她,他在省城。“你去省城做什么?”李秋至心里一咯噔,问道。李冬来淡淡说道:“我去给付雅涵过生日。”李秋至心里翻涌着怒气,问道:“李冬来你是不是有病?你还去给她过什么生日?合适吗?”

返回列表
电话:130-9737-8133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福宁路君宁大厦
Copyright & 2009-2023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佛山侦探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