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侦探_昆明市私家侦探_昆明出轨取证_昆明私家调查
昆明侦探_昆明市私家侦探_昆明出轨取证_昆明私家调查
侦探
热线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15352500007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海源中路汇金大厦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昆明侦探 > 新闻资讯 >

云南市私家侦探|少妇的情思:蜜月里的艳遇(上)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1-05-29

云南市私家侦探|少妇的情思:蜜月里的艳遇

今日出发度蜜月。

 

已经正式注册结婚,大摆筵席,亲友都招待过了。

 

婚纱自意大利订来,配一套红宝石钻饰,夫家虽然说“新娘子真讲排场”,但因负担得起,故此喜气洋洋。

 

我们坐伊利沙伯二世号,到南太平洋渡假。

 

这份礼物由他祖父送出,都说太名贵,老人家呵呵笑,“孙媳妇既乖又美,应该庆祝。”

 

我心茫然。

“我一年前失恋,几乎没气得失心疯,有人来追,寂寞孤苦之徐,特别感恩,没到六个月便议婚嫁,反正一切有长辈安排。”

 

就这样做了刘太太,可我与他之间并无爱情。

 

 

 

Part.2

 

我没有迷恋过他的声音。与他拥抱时,未曾感动落泪。一刹那大力握他的手,不感震荡,眼波不会为他流动,人也从不为他特别打扮。也不高兴勉强为他做什么。应酬多,劳累,说不去就不去。他没有空陪我,我自己听音乐看小说,乐在其中。三天不见面,也不想拨个电话给他。头晕身热,自己去看医生,也不向他撒娇。

 

他以为我天性磊落。

 

不不不不不。

 

每一个女人,在她心爱的男人面前,都是最娇媚最柔弱的。

 

我不爱他,所以冷静镇定,若无其事。

 

可太迟了,已经要出发度蜜月。

 

不要紧,我同自己说,不是每对夫妻都恋爱过,正常生活通常平淡,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他也算得是个理想丈夫,家里有根基,本人又有份正当职业,性格平和,没有什么脾气。

 

嫁过去,一切是现成的,房子,家私,电器,车子,不穷费心。因此特别乏味,我提不起劲来,不像从前,水里去火里去,连替对方买件小礼物都当大事来做。

 

现在我忽然温柔了,忽然大方兼无所谓,一切都可以包涵。

 

如果没有浓烈的爱,对什么都不会有强烈的反应,马马虎虎,得过且过,事不关己,己不劳心。

 

抱着这样冷淡的态度上路度蜜月,亲友还赞我俩相敬如宾,斯文守礼。
 

Part.3

 

我们登上伊轮,第一站是吉隆坡。

 

住在最好的平衡舱里,头等票。

 

船出海后,风景极特殊,我最喜欢黄昏,金橘色的夕阳占据大半个天空,把海水染红,霞光万道,根本不像是地球看出去的景象。

 

往往站着一看便大半个小时,丈夫也不来找我,任我自由自在。

 

我对他不热,他对我也不烈。然而这样的夫妇往往可以过一辈子。

 

很久没有好好休息,工作忙,感情也忙,精疲力尽,现在置身船上,起床也没地方可去,索性睡到日上三竿,不到三日,已经精神奕奕,开始知道什么叫享福。

 

嫁入刘家,也许是这一生最佳决定。

 

直至我看见了他。

 

头等舱全是上年纪的老伯伯老太太,那日我在电影院看到几个伤残儿童,深觉奇怪。他则随着孩子们进来。

 

“坐好坐好,电影即将开场。”他拍着手。

 

在这一刹那,我看到他,他也看到了我。

 

好一个英俊的男人!身量要比我高大半个头,肤色健康,衣着随便,有种原始男性魅力,笑起来酒窝衬雪白牙齿。

 

他是什么人?我似触电般。

 

身边一位外国太太同我说:“我们应当照顾比我们不幸的人,是不是了?这次船公司特别津贴这一批伤残儿童旅游,还是由好心的邓博士发起,”我低问:“邓博士?”

 

那位太太显然认识他,扬声说:“邓博士,这边坐。”

 

他过来,头发长,胡子也长,衬衫短,裤子也短,穿双烂球鞋。

 

本来我对这类不修边幅的有型士最没兴趣,不知恁地,今日却反应激烈。

 

他过来,目光炙炙,全在我身上。

 

我无端矜持起来,庆幸打扮过才出来。长发梳着低髻,身上穿白细麻,只戴一只钻戒,很得体漂亮。

 

心中暗暗吃惊,怎么会有这种震荡的感觉?

 

只听得他问:“这位是——”

 

我回过神来,“我是刘太太。”真惭愧,几乎叫一个陌生男子摄了魂魄去。

 

洋太太说:“我一定要同船长说,今天晚上你同孩子们切记要与我们吃饭。”

 

不知恁地,我心跳得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灯熄掉,银幕亮起映像,我尚不能镇定。

 

邓博士不似登徒子,但他的目光好不可怕。

 

我站起来落荒而逃,脸红耳赤,站在甲板上,海风鼓蓬蓬凉遍全身,却还浑身发汗。

 

丈夫在身后叫我,吓得我跳起来。那夜我不肯到大餐厅吃饭,丈夫说:“今夜船长请我们同桌,怎好不去。”

 

只得去了。
 

Part.4

 

不幸邓博士与我们一桌,那位洋太太也在。

 

我仍然梳髻,一惯穿密封衣服,也不喜浓妆。可是邓博士熨热的目光落我身上,我的头发好像有自动散开的危机,衣襟钮扣也似会随时松脱,我心惊恐,连忙别转头,一语不发。他像其他男士,也穿着礼服,但是于事无补,我总觉他粗扩,野性。语言不能形容的原始魅力。

 

我怎么会发疯?身边坐着丈夫,这是我的蜜月,我怎么可以无耻到全神贯注地对其他男人评头品足?

 

一顿饭的时间我动也不敢动,生怕一有动作,再也把持不住。

 

邓博士仍然肆无忌惮地注意我。

 

这是挑逗,这不是我多心。

 

饭后我刚要早退,他来邀舞。

 

可恨愚蠢的丈夫竟将我双手奉上,说道:“亲爱的,邓博士要与你跳舞。”

 

丈夫是个文明人,怎么会明白他的心肠,我如着魔似的被他带出舞池。

 

他一带把我带出老远,也不说话,强力的手臂渐渐在我腰间收紧,我正预备反抗,他又适可而止。

 

我闭上眼,希望只是魔由心生,人家无意,是我多心,快些控制邪念。但一睁开眼睛,可避不过他热情如火的目光。

 

我推开他,匆匆逃出。

 

竟有这种事,我悲哀地想,偏偏在婚后遇见他,怎么办好?

 

 

 

Part.5

 

我回到房间,伏在床上,怕自己着火燃烧崩溃。

 

丈夫回舱来的时候,我假装睡着。

 

他并没有来视察我,忙着做他的事,他总有忙不完的琐事要做,从这一角走到那一角,自这处摸到那处,不住发出恼人的声响。

 

我闭着眼,听他足足摸了四十多分钟,方才熄灯。

 

我心中暗暗决定,回去以后,一定要分房而睡。

 

一连三日都躲在房中,船到了岩里。

 

这是我自小向往的地方,不由我不起来。

 

丈夫并没有勉强我,换句话说,他根本不会恳求我什么,亦不会在乎我做或不做什么。不去吗?好,你不去我去。

 

去?也好,跟我来,一切你自己作主,出错莫怨人。

 

我忽然发现一点惊人的真相,我固然没有爱过他,看样子他也从来不会爱我。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是怎么结的婚?

 

我骇笑起来,米已成炊,到这个时候才作检讨,太迟了。

 

那时只想急急抓一个人,在痛苦彷徨当儿,身边有个人感觉好过些。

 
 
 

Part.3

 

我们登上伊轮,第一站是吉隆坡。

 

住在最好的平衡舱里,头等票。

 

船出海后,风景极特殊,我最喜欢黄昏,金橘色的夕阳占据大半个天空,把海水染红,霞光万道,根本不像是地球看出去的景象。

 

往往站着一看便大半个小时,丈夫也不来找我,任我自由自在。

 

我对他不热,他对我也不烈。然而这样的夫妇往往可以过一辈子。

 

很久没有好好休息,工作忙,感情也忙,精疲力尽,现在置身船上,起床也没地方可去,索性睡到日上三竿,不到三日,已经精神奕奕,开始知道什么叫享福。

 

嫁入刘家,也许是这一生最佳决定。

 

直至我看见了他。

 

头等舱全是上年纪的老伯伯老太太,那日我在电影院看到几个伤残儿童,深觉奇怪。他则随着孩子们进来。

 

“坐好坐好,电影即将开场。”他拍着手。

 

在这一刹那,我看到他,他也看到了我。

 

好一个英俊的男人!身量要比我高大半个头,肤色健康,衣着随便,有种原始男性魅力,笑起来酒窝衬雪白牙齿。

 

他是什么人?我似触电般。

 

身边一位外国太太同我说:“我们应当照顾比我们不幸的人,是不是了?这次船公司特别津贴这一批伤残儿童旅游,还是由好心的邓博士发起,”我低问:“邓博士?”

 

那位太太显然认识他,扬声说:“邓博士,这边坐。”

 

他过来,头发长,胡子也长,衬衫短,裤子也短,穿双烂球鞋。

 

本来我对这类不修边幅的有型士最没兴趣,不知恁地,今日却反应激烈。

 

他过来,目光炙炙,全在我身上。

 

我无端矜持起来,庆幸打扮过才出来。长发梳着低髻,身上穿白细麻,只戴一只钻戒,很得体漂亮。

 

心中暗暗吃惊,怎么会有这种震荡的感觉?

 

只听得他问:“这位是——”

 

我回过神来,“我是刘太太。”真惭愧,几乎叫一个陌生男子摄了魂魄去。

 

洋太太说:“我一定要同船长说,今天晚上你同孩子们切记要与我们吃饭。”

 

不知恁地,我心跳得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灯熄掉,银幕亮起映像,我尚不能镇定。

 

邓博士不似登徒子,但他的目光好不可怕。

 

我站起来落荒而逃,脸红耳赤,站在甲板上,海风鼓蓬蓬凉遍全身,却还浑身发汗。

 

丈夫在身后叫我,吓得我跳起来。那夜我不肯到大餐厅吃饭,丈夫说:“今夜船长请我们同桌,怎好不去。”

 

只得去了。

 
返回列表
电话:15352500007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海源中路汇金大厦
Copyright © 2009-2020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