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侦探_昆明市私家侦探_昆明出轨取证_昆明私家调查
昆明侦探_昆明市私家侦探_昆明出轨取证_昆明私家调查
侦探
热线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15352500007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海源中路汇金大厦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昆明侦探 > 新闻资讯 >

昆明市私家侦探|少妇的情思:蜜月里的艳遇(下)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1-05-29

Part.6

 

当日晚饭,我问他:“你为什么娶我?”

 

他顺口回答:“喜欢你呀。”

 

“还有呢?”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说得也是,这是最充份的理由,我怅惘的想:也许是我要求过高了。

 

在岩里的庙宇中,我遇见邓博士与他的孩子们。

 

他极耐心,也极具爱心地把不良于行的孩子们一个个抱上石阶。

 

我在一旁,原本可以掉头走,但脚似被台子钉实,不能动弹。

 

他一转头看到我一个人握住架照相机,穿着便服,站在他身后。

 

丈夫嫌这一带脏,不肯落船,我落单。

 

他的神情极为温柔,“许久不见”这种目光我不会在别人处得到。

 

丈夫不会把我当一个需要无限关往的小女人,他持众生平等论,他永远不会知道,女人都渴望被溺爱,谁会心甘情愿做女泰山。

 

我向他举起相机。他笑,“别把我的灵魂摄进去。”

 

说到灵魂,这个地方气氛诡秘,处处是庙宇神像,热带植物大块叶子伸展出来,润湿碧绿,加上大红色的奇异花朵,恍惚一切都不像是真的。

 

我放下相机,貌若矜持地走到另一角,其实心神俱乱。

 

这时仿佛有一个声音传进我耳朵:“今晚九时,我在西舷甲板上等你。”

 

我抬起头,只见他与孩子们已经走开。

 

那句话是他说的?我疑惑起来。

 

抑或是我自己的想像力?

 

 

 

Part.7

 

傍晚我发起烧来。

 

医生很郑重问我有无吃过不洁食物。

 

没有。

 

但是他仍嘱我卧床休息,多多喝水。

 

我服下药睡着,整夜做梦,一合眼便看见邓博士在约定的地方等我。

 

情况完全像真的一样,天空上挂着丰满美丽的月亮,大如银盘,他同我说:

 

“我等了你好久了。”我硬咽,如有说不尽的话要倾诉。

 

我淌下泪来。婚前寂寞,没想到婚后更加如此。

 

自梦中惊醒,一脸热泪,一身冷汗,我发觉舱内只有我一个人,看看时间,已经九点了。

 

我披上衣服,走到西舷去。

 

我不以为他还在等我,但如果不去,死不瞑目。
 

Part.8

 

风浪大,我看到他站在栏杆处,海浪滔滔,天边之月,与梦中一般圆美。我再也分不清是梦是真,离远处站定。

 

他走过来。

 

我退后。越退越后,忽然栏杆折断,我堕入海中,张口呼叫。

 

“醒来,醒来!”

 

我张大眼,是丈夫推我。

 

他身边还有医生。

 

我颓然,不错,这次才是真正醒来。

 

我恍然若失。

 

医生很关注,替我详加检查,说道:“许是水士不服,下一站是可伦布,最好不要上岸。”

 

丈夫听了问医生,“要不要乘飞机回去?”

 

医生沉吟,“并不是很严重,才半度烧而已。”

 

丈夫很觉扫兴,“没想到你身子如此不济……”

 

我不打算道歉,肉体已经在受苦,我又不是故意挟病以自重,巴不得健步如仙,他太不体贴。

 

多么可笑,一双夫妻,在蜜月时期已经发觉对方千疮百孔,这段关系要维持下去的话,真得花些心血。

 

等身体好了再说吧。

 

热度始终不退,不知是否故意患病,用以避开邓博士,抑或是无福消受豪华游轮假期。

 

丈夫并不觉寂寞,他一早找到桥牌搭子,又爱打各种球类,很快晒得金棕色,看上去很健康。

 

我却瘦了。

 

幸亏除了第一夜,邓博士未曾来人梦。而到处也没再看见他。莫非他已落船?

 

他不会被困经济舱吧?

 

 

 

Part.9

 

每当有人发出爽朗的笑声,我的心总是剧跳,怀疑是他,眼睛缓缓瞄过去,待看清不是他,又是放心,又是伤心,即是小时候疯狂恋爱,还没有这样颠倒。

 

多么希望丈夫喝住我,骂我,与我在下站搭飞机回去。

 

但没有。他兴奋地说:船到君士但丁堡就热闹了,他喜欢欧洲多过亚洲。

 

他看不到我的情绪有什么波动,要不我掩饰得太好,要不,他不关心。

 

一星期都没有看到邓博士。

 

有时搭讪时,我同其他乘客说起来,半打听地,问他们有没有同这样一个人交谈过。

 

他们都说没有。

 

我有点惊恐,一切别都是我的幻觉才好。

 

在大海上,什么怪事都会发生。

 

船长应该是晓得的,我便借故在船长处找资料。

 

“邓博士的孩子们好吗?”

 

“好。”

 

我放下一颗心,他是存在的。

 

“他们会在多佛港下船。”

 

“啊,为什么不走完全程?”

 

船长也表示歉意,“公司方面只赞助这一程。”

 

我问:“他们多数在哪里?”

 

“在下面的泳池,邓博士已教会所有的孩子游泳,他真了不起,是不是?”

 

“是。”我仰慕的说。

 

我慢慢走到第二层的露天泳池。

 

他与孩子们在玩水球。

 

那样欢乐,那样了无牵挂,自由自在,即使身体有残疾,他们的笑声仍然似银铃。比我要快活得多了。

 

我悄悄看了一会儿,转头溜走。

 

他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上岸来,浑身湿溅溅的拦在我前面。

 

我慌乱地看牢他,害怕我们其中一人会控制不住自己,说出不安分的话来。

 

他笑了。

 

“听说你病了,刘太太。”

 

我不相信耳朵,这么得体的开场白。

 

他用手指顶住水球,那球就在他指上溜溜地转。

 

我非常吃惊,今日看来,他目光率直,言语纯洁,是一个健康的年轻人。

 

我吞一口涎沫,定下神来。

 

“有事要同你商量呢。”他说。

 

“什么事?”我的心又剧跳起来。

 

他在木椅上坐下。

 

“我们正在筹款,帮助这一班孩子,由国际伤残会出面,已得到船长同意,你肯不肯做我们的代表之一?”

 

“代表?”

 

“是的。”

 

“怎么出力?”

 

“可以出钱,也可以做我们员工。”

 

我吁出一口气。

 

心底无限失望,只是这样?没有别的要求?

 

隔了好一会儿,我才说:“我捐款好了。”

 

“谢谢,我给你送表格过来,”他伸出手,“谢谢你。”头发湿湿,皮肤湿湿,他看上去十分性感,但这次是健康的,纯洁的。

 

我羞愧。
 

Part.10

 

风十分和暖,但我觉得冷,双臂绕在自己胸前,还禁不住打一个冷颤。

 

我抬头看着蓝天白云,这原是一个白日梦。

 

一个寂寞少妇的白日梦。

 

她梦见英俊强壮的热情男士对她倾心,不顾一切要来搭救她,把她自孤苦的象牙塔上救下来。

 

事实完全不是这样,在他眼中,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阔太太,只有在筹款运动的时候,他才记起她。

 

我心酸。

 

站在甲板上,风扑扑地吹,越来越冷。

 

晚上,我取出支票簿,写一张三万支票,叫丈夫交给邓博士。

 

丈夫说:“这是个怪人,什么也不做,带着群孩子到处走,乐得逍遥,我很佩服他。”

 

他把银码由三改为五。

 

我看他一眼,没想他这么慷慨。

 

那夜我们约见邓博士,把票子交他手中,取回正式收据。

 

丈夫与他谈笑甚欢。

 

我在旁看着,只觉邓先生再正大光明没有,双目晶光四射,但毫无邪念,更不用说是挑逗了。

 

我垂下头。都是我自己的幻像。

 

“刘太太一直不舒服?”他问。

 

丈夫答:“有点发热。”

 

“船过直布罗陀会得好的。”

 

丈夫答:“我也这么说,这一带天气实在热,她又不信邪,到处跑,中了暑。”

 

我不响。

 

“谢谢两位,”他扬一扬支票。

 

他像一枝黑水仙,不能自制地散发着魔力,引起许多许多误会。

 

我叹口气。

 

丈夫与他一直聊到深夜。

 

我回到房间思量船到马赛,如何上岸去吃真正的布那贝斯海鲜汤。

 

咱们做太太的,应当多想想吃什么穿什么,切忌钻牛角尖。

 

我无聊的满船游荡。

 

一个蜜月,三个人渡过,其中两个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太荒谬了。

 

我心渐渐静下来。

 

 

 

Part.11

 

困在一双船上,走也走不脱,只得培养情绪,修心养性。

 

邓博士于三日后下船。

 

他们将转乘一艘货船回家。

 

我百般无聊,到桌球室去看人打弹子。

 

弹子房光线柔和,我独自坐在一角,觉得情调不错,舒一口气。

 

有人走近来,“好吗。”

 

我不在意的抬起头。

 

是一个年轻人,与邓一般的高大黝黑,笑起来牙齿雪白整齐。

 

“一个人?”他问我。

 

这次不是幻觉吧,我实实在在听到他向我搭讪。

 

“漂亮的小姐很少一个人。”他坐在我身边。

 

他赞我好看,我微笑。

 

自信渐渐回来,心头畅快,女人活到八十岁也还爱听到溢美之词,旁人许觉得肉麻,当事人还感到不足呢。

 

“会不会打桌球?”

 

我摇摇头。

 

“要不要喝些什么?我请客。”

 

“不用客气。”

 

“第一次看见你,你躲在什么地方?”

 

他们口气都这么熟络,现在流行吗?一分钟内可以成为老朋友,另一分钟又是陌路人。

 

“有没有兴趣打球,教你好不好?”

 

原本进来避静,现在觉得坐不下去了。

 

我站起来。

 

“喂!”小伙子急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转头答:“刘,刘太太。”

 

声音中央着疲倦,无奈。还有节制。矜持。更有冷淡、警告之意。

 

这也是我开始自爱的时候了。

 
 

Part.8

 

风浪大,我看到他站在栏杆处,海浪滔滔,天边之月,与梦中一般圆美。我再也分不清是梦是真,离远处站定。

 

他走过来。

 

我退后。越退越后,忽然栏杆折断,我堕入海中,张口呼叫。

 

“醒来,醒来!”

 

我张大眼,是丈夫推我。

 

他身边还有医生。

 

我颓然,不错,这次才是真正醒来。

 

我恍然若失。

 

医生很关注,替我详加检查,说道:“许是水士不服,下一站是可伦布,最好不要上岸。”

 

丈夫听了问医生,“要不要乘飞机回去?”

 

医生沉吟,“并不是很严重,才半度烧而已。”

 

丈夫很觉扫兴,“没想到你身子如此不济……”

 

我不打算道歉,肉体已经在受苦,我又不是故意挟病以自重,巴不得健步如仙,他太不体贴。

 

多么可笑,一双夫妻,在蜜月时期已经发觉对方千疮百孔,这段关系要维持下去的话,真得花些心血。

 

等身体好了再说吧。

 

热度始终不退,不知是否故意患病,用以避开邓博士,抑或是无福消受豪华游轮假期。

 

丈夫并不觉寂寞,他一早找到桥牌搭子,又爱打各种球类,很快晒得金棕色,看上去很健康。

 

我却瘦了。

 

幸亏除了第一夜,邓博士未曾来人梦。而到处也没再看见他。莫非他已落船?

 

他不会被困经济舱吧?

 

 

 

Part.9

 

每当有人发出爽朗的笑声,我的心总是剧跳,怀疑是他,眼睛缓缓瞄过去,待看清不是他,又是放心,又是伤心,即是小时候疯狂恋爱,还没有这样颠倒。

 

多么希望丈夫喝住我,骂我,与我在下站搭飞机回去。

 

但没有。他兴奋地说:船到君士但丁堡就热闹了,他喜欢欧洲多过亚洲。

 

他看不到我的情绪有什么波动,要不我掩饰得太好,要不,他不关心。

 

一星期都没有看到邓博士。

 

有时搭讪时,我同其他乘客说起来,半打听地,问他们有没有同这样一个人交谈过。

 

他们都说没有。

 

我有点惊恐,一切别都是我的幻觉才好。

 

在大海上,什么怪事都会发生。

 

船长应该是晓得的,我便借故在船长处找资料。

 

“邓博士的孩子们好吗?”

 

“好。”

 

我放下一颗心,他是存在的。

 

“他们会在多佛港下船。”

 

“啊,为什么不走完全程?”

 

船长也表示歉意,“公司方面只赞助这一程。”

 

我问:“他们多数在哪里?”

 

“在下面的泳池,邓博士已教会所有的孩子游泳,他真了不起,是不是?”

 

“是。”我仰慕的说。

 

我慢慢走到第二层的露天泳池。

 

他与孩子们在玩水球。

 

那样欢乐,那样了无牵挂,自由自在,即使身体有残疾,他们的笑声仍然似银铃。比我要快活得多了。

 

我悄悄看了一会儿,转头溜走。

 

他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上岸来,浑身湿溅溅的拦在我前面。

 

我慌乱地看牢他,害怕我们其中一人会控制不住自己,说出不安分的话来。

 

他笑了。

 

“听说你病了,刘太太。”

 

我不相信耳朵,这么得体的开场白。

 

他用手指顶住水球,那球就在他指上溜溜地转。

 

我非常吃惊,今日看来,他目光率直,言语纯洁,是一个健康的年轻人。

 

我吞一口涎沫,定下神来。

 

“有事要同你商量呢。”他说。

 

“什么事?”我的心又剧跳起来。

 

他在木椅上坐下。

 

“我们正在筹款,帮助这一班孩子,由国际伤残会出面,已得到船长同意,你肯不肯做我们的代表之一?”

 

“代表?”

 

“是的。”

 

“怎么出力?”

 

“可以出钱,也可以做我们员工。”

 

我吁出一口气。

 

心底无限失望,只是这样?没有别的要求?

 

隔了好一会儿,我才说:“我捐款好了。”

 

“谢谢,我给你送表格过来,”他伸出手,“谢谢你。”头发湿湿,皮肤湿湿,他看上去十分性感,但这次是健康的,纯洁的。

 

我羞愧。

返回列表
电话:15352500007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海源中路汇金大厦
Copyright © 2009-2020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