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侦探_昆明市私家侦探_昆明出轨取证_昆明私家调查_昆明侦探事务所
昆明侦探_昆明市私家侦探_昆明出轨取证_昆明私家调查_昆明侦探事务所
侦探
热线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130-9737-8133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
调查取证 当前位置:昆明市翔鹰私家侦探公司 > 调查取证 >

昆明市私家侦探

详细介绍

昆明市私家侦探托尔斯泰曾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初读不知句中意,再读已是句中人。
我, 99 年的兔子,坐标苏北一个四五线城市,省会护士专科毕业。
《孽债》的主题曲《哪里有我的家》中,有这样几句歌词: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
这歌词,似乎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每当手机里循环到这首歌,我总是忍不住想哭。
20 岁之前,我拥有一个人人羡慕的家,一家人其乐融融。无论是爷爷奶奶,还是爸爸妈妈,颜值都很高,看起来感觉比同龄人要年轻很多。很感谢他们把良好的基因毫无保留地遗传给了我。
那时的爸爸,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实体店,妈妈负责收银,效益也不错。爷爷奶奶都有微薄的退休工资。我呢,虽然不聪明,但从小乖巧听话,一家人都很爱我。
爸爸的朋友以及亲戚,见第一家实体店生意不错,就怂恿爸爸再开一家,觉得反正稳赚不赔。于是,爸爸又在一家大型自由市场附近,新开了一家规模稍大的实体店,另外请了一个漂亮的张姓阿姨,负责管理。起初生意确实红红火火,并且持续了大概 3 年光景。
房东见爸爸生意很好,就以大幅度涨租金为由,逼走了爸爸,而房东家自己顺理成章地开起了同样的实体店。
很不服气的爸爸,重振旗鼓,重新选址,选定的地方比以前更大。爸爸有了前几年的经验,这次就想干脆步子迈得大一点。
于是爸爸和妈妈分别行动,各自筹钱,凑齐几百万。光装修方面,爸爸就投入三百多万。经过几个月的装修,新店终于在 2018 年 8 月顺利开张了。但由于选址偏市区,开始生意很淡。
昆明市私家侦探接下来就是 2019 年 12 月,新冠疫情在武汉蔓延。我所在的城市,也是果断采取措施,所有人员易聚集的场所,一律关闭停业。如此一来,各行各业都不景气。
差不多半年时间,爸爸的实体店无法营业,终究难以生存。而装修的一切费用,也等于打了水漂。
真是人生无常。
平时爸爸信赖的张阿姨,趁机卷走账上的钱。爸爸问她要,她都说账上没钱了。平时压根不管账的爸爸,竟然无可奈何。
我总觉得爸爸一定有什么软肋,被张阿姨拿捏着。不然爸爸不至于如此软弱好蒙骗。可我是个孩子,自然没能力过问大人之间的事,他们也刻意回避着我。
打那以后,爸爸就变得一蹶不振,天天在家要么睡觉,要么刷手机,整个人很是消极。妈妈不管多唠叨,也管不了爸爸。实体店关门,妈妈就去服装厂,继续干老本行。
为了能尽快帮爸爸还债,八十多岁的爷爷四处托人,找了个帮人站岗的工作;七十多岁的奶奶,到浴室去帮人搓背了。
再后来,妈妈也不怎么回家了,说是为了加班方便,睡厂里提供的宿舍了。而我,常常中午回家,等待我的是冰冷的锅碗瓢盆。好在很小的时候,妈妈就教会我做饭。
成天在家葛优躺的爸爸,只会来一句:你自己做饭吧!我泡的方便面。我好想哭,这是我的家吗?我的家哪里还有一丝温度。
某天晚上,我在房间看书学习,准备一家单位的应聘考试。隐隐感觉到原本在客厅聊天的爷爷奶奶,声音陡然变小了。我很好奇,悄悄虚掩房门偷听。
昆明市私家侦探爷爷在问爸爸:你到底目前还差多少钱?爸爸不开口说话,沉默了一会,爷爷又连续追问了几遍。
然后就是爸爸狠狠摔杯子的声音,接着吼道:“你们是不是想逼我去死呀!”爷爷和奶奶叹着气走了。
我的心情也糟糕到了极点。当时的我,刚从学校毕业,忙着海投简历找工作。

昆明市私家侦探我能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没人告诉我答案。

返回列表
电话:130-9737-8133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
Copyright © 2009-2023 昆明市翔鹰私家侦探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