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侦探_昆明市私家侦探_昆明出轨取证_昆明私家调查
昆明侦探_昆明市私家侦探_昆明出轨取证_昆明私家调查
侦探
热线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15352500007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海源中路汇金大厦
侦探资讯 >>当前位置:昆明侦探 > 侦探资讯 >

昆明私家调查公司|他们都爱那个第三者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1-12-11

昆明私家调查公司|他们都爱那个第三者

孙立川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世界十分精彩,他先去商场买了巴巴托斯第四形态的手办,而后跑到野生公园玩无人机。无人机超大,载着他进入了游戏虚拟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他拥有最先进的装备。

 

然而,就在他打算大展身手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惊悚的画外音——“啊!”

 

“怎么了?怎么了?”孙立川猛地坐起来,惊魂未定,强行终止美梦导致他心口闷闷的,好像走火入魔,受了内伤。

 

身旁的顾悠悠披头散发,瞪圆了眼睛,定格几秒钟,连滚带爬直奔不远处的婴儿床。

 

 

 

借着月光,孙立川看见顾悠悠伸出两指,颤巍巍地靠近宝宝的鼻子,探到呼吸后,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小声默念“还好还好,放心了放心了”,整个人也随之松缓下来。

 

孙立川无语,随后想起自己被打断的美梦,忍不住低吼道:“顾悠悠,你有病啊!”

 

顾悠悠打着哈欠,游魂一般踱回床上,掀起被子钻了进去,瓮声瓮气地说:“老公,我今天看了一个新闻,有个小宝宝,就跟绒绒差不多大,睡觉的时候憋死了!呜呜,我刚才就梦到咱们绒绒也翻过去了,小脸儿贴在床围上,都憋紫了,把我吓的啊,呜呜……”

 

顾悠悠说着说着小声哭了起来。

 

孙立川听得过于投入,早忘了自己的美梦,不放心地下床检查一圈绒绒的床围栏,还特意将自己的口鼻贴上去感受透气性。忙活了小半天,说道:“放心吧,肯定没事,咱们的床围是防窒息的。”

 

顾悠悠心里很乱,毫无睡意,干脆坐起来,望着婴儿床的方向,感慨万千:“老公,她怎么那么小啊,她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孙立川:“再过两三年吧,应该就能具备把你气昏的能力,那个时候你只想把她塞回肚子里。”

 

 

 

两人在夜色中展望一番,睡意慢慢归位,正打算美美地睡个回笼觉的时候,绒绒醒了。

 

只见她紧紧攥着两个小拳头,小眉头皱呀皱,小嘴巴瘪呀瘪,小胖腿儿蹬呀蹬。孙立川在一旁倒数“三、二、一”,话音刚落,饥饿的绒绒失去了耐性,呜嗷大哭。

 

仿佛被摁了驱动键,孙立川忙慌慌去泡奶粉,顾悠悠忙慌慌去换纸尿裤。

 

抱着绒绒拍嗝的时候,顾悠悠已经困得不行了,她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又一圈,忍不住哀嚎:“我的亲妈,您能不能早点回来啊?您的女儿已经快被她自己的女儿折磨疯啦!救救孩子吧!”

 

 

2

 

在绒绒这个小小的“第三者”到来之前,顾悠悠和孙立川的两人世界一直挺幸福的。

 

直到绒绒横空出世,他俩顿时兵荒马乱。好在顾妈很快从老家赶了过来,拯救小夫妻俩于水火。所以除了月子里生了场病失去了哺乳机会,总体来说,顾悠悠过得还不错——当前她休产假在家,没有工作压力,白天亲妈帮忙,晚上孙立川上岗,顾悠悠主要负责养身体。

 

不料一周前,老家打来电话,舅舅病重,可能撑不过这个冬天。顾妈急得不行,第二天一早就赶回去了。

 

老太太这一走,小夫妻俩顿时失去了主心骨。

 

孙爸孙妈在遥远的老家给老大带娃也来不了,于是,两个新手不得不强打精神,上手料理人类幼崽的吃喝拉撒。

 

 

 

昆明私家调查公司孙立川白天去上班的时候,顾悠悠独自在家,几乎什么都不做,就守着绒绒,定时喂奶,及时换纸尿裤,一天下来,神经紧绷得快断了。

 

幸好孙立川人菜胆子大,遇到问题百度完就敢上手操作,给顾悠悠带来了一种可以依赖的安全感。

 

那个周二上午,顾悠悠刚把孩子哄睡,守在床边头脑昏沉,电话忽然响了,是大学同学李莉。

 

顾悠悠跑到阳台去接,两人聊了些近况,而后,李莉步入正题,说今年是他们大学毕业十周年,同学们想抽空聚一聚,时间初步定在下周六,地点就在本市,一共两天时间,想问问顾悠悠有什么意见。

 

 

 

顾悠悠想起前天晚上帮妈妈订了下周一回程的车票,时间上没问题,再说还有孙立川,便一口答应下来:“我肯定去!老李,我可太想你们了!这次是不是有很多同学从别的城市赶过来啊?”

 

李莉:“是啊,十周年多有纪念意义!我们还打算请摄像全程记录呢,你可一定要来啊!”

 

挂断电话后,顾悠悠兴奋了好一阵儿,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该置办两身行头。

 

毕竟生完孩子后,整个人的重量、宽度、厚度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的衣服,早已装不下她膨胀的灵魂。

 

 

3

 

顾悠悠忙活了一天,在网上挑了两身衣服。有孩子以后,她变得特别抠门,因此付款的时候很肉疼,满脑子都是诡异的换算公式:“好贵啊,一件外套约等于三罐奶粉,一条裙子约等于五包纸尿裤!”

 

好不容易付完款,回头看了眼睡梦中的绒绒,小家伙嘴角弯了弯,笑得像个小天使。

 

傍晚时,孙立川拎着两袋子菜肉蔬果和外卖,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把娃喂饱后,两人开始吃饭。顾悠悠敏感地发现,孙立川那厮似乎一直在忍笑,脸上的肌肉都在微微抽搐。

 

“你美什么呢?想笑就笑,憋着作甚?”顾悠悠瞪了他一眼。

 

孙立川嘿嘿两声,并没有笑得很明显,但是很气人:“孩儿她妈,那个什么,我下周要出差去啦。”

 

尽管口气平和,但一个小小的“啦”字,足以暴露全部情绪。

 

欢快的,欣喜的,美滋滋的……天杀的。

 

顾悠悠又瞪了孙立川一眼:“哟,恭喜你啊,获得了短暂的解脱!你是不是早就盼着出差远离奶瓶和纸尿裤啊?”

 

 

 

孙立川不太会讲假话,只能老老实实地说:“自从绒绒出生后,我没睡过一个整觉,我就想着出差去宾馆补觉呢。”

 

顾悠悠心里不爽:“我也想睡个好觉,你出差了,我怎么办?”

 

孙立川:“好老婆,下周咱妈就回来了,你们多辛苦几天,等我出差回来加倍当牛做马哈。”

 

顾悠悠:“行吧,不然还能怎么办?”

 

 

4

 

这个周末,趁着孙立川还在家,顾悠悠火速去附近的理发店做了新头发。做完头发后,她还顺路去买了支口红。

 

相当年,做个头发、买支口红算什么呀,但当下,她的心情真真切切地因此明朗起来。

 

回到家里时,她一直哼着小曲儿,捏着绒绒的小胖脚丫子亲了又亲。

 

就在这时,妈妈打来了电话,带来一道惊天大霹雳:舅舅病情反复,她周一回不来,预计还要在老家待一周。

 

 

 

挂断电话后,顾悠悠直接自闭了。

 

孙立川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穿好腰凳,托着绒绒,满屋转悠,絮絮叨叨:“老婆啊,我感觉悠悠好像又胖了!她这么能吃,你说她以后会不会变成一个小胖丫?哎对了,我同事说他家里有很多闲置的玩具,你想不想要?我觉得只要不是入口的玩具,拿回来消消毒一样玩,没必要买新的,你说呢?”

 

孙立川嘚吧嘚吧好半天,才感觉到顾悠悠情绪不对,“你怎么了?老婆?哎!你怎么哭了?我靠,不会是产后抑郁吧?不会吧!”

 

顾悠悠抬起头,委屈得要死:“老公,妈周一回不来。”

 

孙立川愣了一下,随即拔高声音:“哎呀,我还得出差,下个礼拜才能回来,那这周岂不是要你一个人带娃?这可怎么办?你能行吗?要不,实在不行,你带着绒绒跟我一起出差去吧!哎好像也不好,绒绒那么小,坐飞机肯定不舒服。”

 

顾悠悠摇摇头:“我不是担心自己带不好娃,我不是怕这个。周六我们同学要聚会,庆祝毕业十周年。我、我不是说多想去凑这个热闹,但我真的很想我的同学。自从怀孕到现在,我很久都没有见朋友了。你看,我还特意买了新衣服和新口红,还做了新头发……”

 

 

 

孙立川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默了默,叹口气:“这事儿赶得也太巧了!这可怎么办?我总不能不去出差吧?”

 

顾悠悠摇摇头:“有了孩子,我们就再也没有自己的生活了,是吗?”

 

孙立川挠挠头:“大家不都是这样吗?咱俩要孩子算晚的,已经比他们多逍遥好几年了!你知足吧!”

 

顾悠悠闻言,忽然提高声音:“可我们本来计划两年后再要孩子的!”

 

孙立川心虚地说:“早要晚要都一样,你看绒绒多可爱!”

 

昆明私家调查公司:“你还好意思说!都怪你不戴套!早要晚要都一样?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对你来说都一样,对我能一样吗?因为早了两年,我计划要去的地方去不上了!本该属于我的职位再也不会属于我了!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好,我发炎的智齿没有拔掉,我的慢性阑尾炎没有治好,这些都让我在怀孕的时候吃了许多苦头!还有,咱们买房不久,钱也没有存够,养孩子又那么费钱……你怎么能说早晚都一样呢?”

 

 

5

 

屋子里陷入沉寂。

 

被指责的孙立川捏着绒绒的小粗腿,低着头,一声不吭。

 

顾悠悠看着他那副样子,更加来气,正要再声讨一番,一股臭味隐隐散开,紧接着,绒绒嗷嗷大哭。

 

顾悠悠瞬间收敛所有情绪,转而说道:“绒绒拉臭了!”

 

孙立川伸手扇风:“艾玛,这也太臭了!”

 

 

 

两人把绒绒放在床上,手忙脚乱地擦洗。

 

收拾干净以后,绒绒又饿了,于是,一个喂奶、一个拍嗝,等到忙活完,顾悠悠的负面情绪早就消失殆尽,心情平静地抱着即将入睡的绒绒,浑身散发慈母的光环。

 

孩子让所有的矛盾都有了明确的停止点,用她的哭泣和笑容。

 

顾悠悠决定不去参加同学聚会了。

 

虽然这是一件很令人遗憾的事,但其实本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只是那天,她需要发泄,于是不能成行的聚会被拿来当作一个情绪的出口。

 

 

 

孙立川出差走后,顾悠悠开启单独带娃的酸甜时光。每天重复着冲奶、喂奶、拍嗝、换纸尿裤、擦洗、哄睡这些环节。

 

绒绒睡着后,她才能扒几口饭、收拾收拾卫生、休息休息片刻。

 

有一天晚上,她将绒绒哄睡后,身体很疲惫,然而头脑却十分亢奋。于是,她在夜里拿起手机,漫无目的地刷朋友圈、微博。

 

那一刻,她终于体悟到当代人熬夜的意义——为了无人打扰的安静和自由。

 

而同学聚会当天,不能去现场的顾悠悠通过直播和大家共度了美好时光。她这才发现,这次聚会上,很多同学都带了孩子一同前往。

 

饭桌上,他们中的很多人根本没有像她想象得那样与大家畅聊,孩子小的,要顾着孩子吃喝;孩子大的,要看着孩子别闯祸。

 

昆明私家调查公司鸡飞狗跳是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正在经历的情境,从不因空间转移而转移。

返回列表
电话:15352500007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海源中路汇金大厦
Copyright © 2009-2020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中山侦探